新闻资讯 News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养老保险改革方案通过

养老保险改革方案通过

被称为“开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的2014年注定成为养老金并轨破冰之年。

12月23日晚间公布的消息显示,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方案已经拟定,并在决策层面获得通过。这标志着实行近20年的中国养老金双轨制将谢幕,也意味着已经试点多年的养老金并轨改革将有全面实质性的进展。

虽然改革方案具体内容尚未公布,但已披露的信息显示,改革的基本思路就是要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矛盾。专家认为,多年改革难题破冰值得肯定,这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但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大改革无法一蹴而就,需要更加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尤其在养老金缺口和财政收入放缓的压力下,公务员养老金的钱从哪里“找”备受关注。

养老金并轨改革试点多年终破冰

当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但公平性不足。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机关事业单位实行由财政统一支付的单位退休养老制度,企业职工则实行由企业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保费的“缴费型”养老保险制度,在这样的“双轨制”下,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不用缴养老保险,但退休后的养老金标准却远远高于企业退休人员,待遇差距矛盾突出,社会反响强烈,因此,呼吁养老金“双轨制”并轨改革的声音不断。

早在2008年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讨论并原则通过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方案》,确定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5省市先期开展试点,与事业单位分类改革配套推进。然而6年过去了,试点地区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究其原因,不在于技术设计问题,而在于利益平衡问题。这项改革涉及到机关事业单位的切身利益,如果没有顶层设计和顶层推进,落实中势必面临强大阻力。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明确提出,“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到了今年,改革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了。3月,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谈及养老金“双轨制”何时并轨的问题表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实际已给出答案”。报告里有一句话是“改革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它是列在2014年重点工作里面,所以是已给出时间表了。

3月底,有媒体传出消息称,人社部已经完成养老金并轨方案的制定,目前进入论证阶段,其核心内容是根据公务员的工龄进行一系列计算来确定如何补齐养老保险。但当天下午消息即被辟谣。

4月中旬,尽管机关事业养老保险改革最终的方案还没有出炉,但媒体报道称“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工需要像企业职工一样缴纳养老保险的原则已经确定了”。

5月14日,国务院发布《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自7月1日起实施,其中明确,“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工作人员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这意味着逾3000万的事业编制人员将开始参加社会保险。

如今,这一“硬骨头”终于被啃下。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23日审议了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报告指出,中国将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建立与城镇职工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

报告称,按照中央部署,有关部门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和反复论证,已经拟订了改革方案,并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

改革方案的拟定和通过,这标志着实行近20年的中国养老金双轨制将谢幕,也意味着已经试点多年的养老金并轨改革将有全面实质性的进展。

并轨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

昨天上午,国务院副总理相关人士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从报告来看,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基本思路是一个统一、五个同步。

“一个统一”,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建立与企业相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行单位和个人缴费,改革退休费计发办法,从制度和机制上化解“双轨制”矛盾。

“五个同步”,即机关与事业单位同步改革,职业年金与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同步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与完善工资制度同步推进,待遇调整机制与计发办法同步改革,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表示,这项改革回应了民意关切,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且改革在全国范围同步实施,不再进行试点,可以说是一步到位。

报告指出,由于我国社保体系建设采取先城镇后农村、分人群渐次推进的方式,再加上农村社保制度实施时间不长,而且实行自愿参保政策,目前全国还有1亿多人没有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主要是部分非公经济组织员工、城镇灵活就业人员、农民工以及部分农村居民等。

代表国务院向会议作报告的国务院副总理相关人士表示,国务院有关部门已经制定并开始实施以养老、医疗保险为重点的全民参保登记计划。力争使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覆盖人数在2017年达到9亿人,到2020年达到10亿人左右,将覆盖率由目前的80%提高到95%。同时,巩固全民医保成果,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伤、失业、生育保险基本覆盖职业群体。

对于社保待遇的调节机制,有相关人士说,将根据经济发展、居民收入水平、物价变动和财政承受能力等情况,适时调整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并将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延伸到待遇调整政策之中。

同时,基本医疗保险要完善政府、单位和个人合理分担的筹资机制,深入推进付费方式改革,使医疗费用实现合理可控的增长。

相关人士表示,要综合考虑人力资源供需、教育水平、人均预期寿命、基金收支等因素,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改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抚养比。

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指出,方案通过后,今后主要关注点应该是并轨后公务员的缴纳标准与企业是否一致,其次是养老金的缺口问题如何解决,还有延迟退休方案、财政补充养老金的比例,以及养老金未来如何管理、如何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

从哪“找钱”成最大难题 社保筹资渠道将拓宽

“备遭诟病的养老金双轨制,为什么拖了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有解决,就是因为缺乏一些基本条件,面临一些阻力。”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分析。

在顾骏看来,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养老金并轨有了更好的环境,但是不可能马上实行,因为还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解决。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此前曾表示,养老金并轨的最大难题是“从哪里找钱”。养老金制度有3个环节:找钱、管钱、发钱,而这3个环节首先是要找到钱,这也是事业单位改革遇到的最大难题,然后才是如何确定待遇,如何发放待遇。

实际上,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公务员和全额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他们的养老金纳入财政预算,由财政全额拨付;另一类则为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时被纳入公益类的事业单位,如高校医院、科研院所等,作为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财政只负担其职工的一部分养老金,其他的由单位自筹。后一类则是改革的难点所在。

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主任苏海南认为,全额拨款或者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主要看财政能不能兜底,这些人已经欠缴费很多年了,退休后要动用现收现付养老保险基金的部分钱,可能会使某些地方的社保基金形成缺口。

据统计,中国在职公务员数量约为700多万,126万个各类事业单位在职人员3000多万。

“国家本来只需支付已退休公务员的养老金,但现在还要想办法给在岗的公务员‘存钱’,这个难度就很大。”顾骏说,尤其近两年经济增速放缓,财政收入增速也在削减,那么凭空增加一大块公务员养老金开支,钱从哪里来?

为此,顾骏建议,应从解决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浮于事、冗员问题入手,同时规范这一群体的非正常福利和灰色收入,“只有把这些漏洞堵住了,才能在不增加财政支出总额的基础上,‘挤’出一部分用于养老的钱。”

相关人士昨日也坦言,目前我国社会保障筹资渠道仍偏窄。目前各项社会保险缴费比例已经较高,财政投入大幅度增加,但面对老龄化高峰的迫近,养老抚养比持续增高,医疗费用上涨,给社保基金长期收支平衡带来了很大压力,亟须进一步拓宽筹资渠道。

他说,目前社保基金保值增值机制尚不健全。结余基金绝大多数存银行、买国债,投资渠道单一,收益率比较低。补充性社会保障推进缓慢。商业养老、健康保险发展滞后,尚未形成多层次保障体系,参保人员过多依赖政府的基本保障。

相关人士说,下一步将制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办法,在确保基金安全的前提下扩大投资渠道,实现保值增值,增强基金支付能力。

全球养老保险制度主要模式

“在职的养退休的”

以英国、德国为代表的现收现付制,即以同一时期在职人员的缴费,来支付退休者的养老金,本期征收、本期使用。

“自己养自己”

以新加坡、智利为代表的基金完全积累制,即劳动者在职期间,通过自己和雇主的缴费建立并逐年积累个人养老账户基金,退休后由基金支付养老金,被称为“自己养自己”。

前两种结合

以瑞典为代表的部分积累制,将前两种方式相结合,养老金一部分来自现收现付式的筹资方式,一部分来自完全积累式的筹资方式。

作者:浩晨财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