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气,其气浩然 —— 年轻的,富有激情的

广州公司注册资本登记股东出资责任解读

日期:2014-6-23 9:32:14 / 人气: / 标签:广州公司注册 注册资本

广州公司注册资本登记股东出资责任解读

广州公司注册资本登记股东出资责任解读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 李志刚
清晰认识我国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的原因与目的、公司资本制度对股东及公司债权人的法律意义,是讨论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对公司诉讼实践影响的前提。有鉴于此,本文拟从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的行政管制、股东出资义务与公司债权人保护三个不同视角,对我国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立法修改所产生的对公司诉讼的影响作一个探讨。
  行政管制——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的动因与实质
2013年10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有关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的部署。会议明确了改革的主要内容:一、是放宽注册资本登记条件。
二、是将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制度。
三、是放宽市场主体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条件。
四、是推进企业诚信制度建设。
五、是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降低企业开办公司成本。
其中,第一项及第五项内容均系对既有注册资本登记制度的重大变革。
  为什么要推行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背景有二:一是原来法律规定的注册资本起点较高,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创业门槛;二是各地广泛存在的专门办理公司注册登记手续的中介公司在实践中承接了垫资、验资功能,此类中介业务不仅架空了工商验资的作用,也增加了公司设立时的实际成本,未能实现以注册资本保护债权人的作用。事实上,在经营活动中,由于公司资产始终在变化,公司注册资本并不能代表公司的实际偿债能力,对公司的债权人而言,更有实际意义的是公司的现时资产,而不是在工商登记备案的注册资本。以此为背景,国务院推出的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主要有两方面目的:一是转变政府职能,减少行政审批,放宽行政管制;二是降低创业成本,激发社会投资活力。
  在1993年制定《公司法》时,市场主体以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企业为主,社会各界对公司这一市场主体的资信问题认识不足。立法设立最低资本限额,行政机关设立验资程序,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政府通过前置的管理对市场主体进行必要筛选,体现通过行政管制实现对公司信用的审查和对债权人的保护。20多年后的今天,社会各界对公司的法律性质和资信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在此前提下,放松对公司准入的管制、对公司出资的形式审查,有利于激发市场创业动力,降低创业成本。
  股东出资义务——实缴与认缴、应缴与不缴
  新修订的《公司法》将公司营业执照应当载明公司的实收资本一项删除;第二十三条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条件中的第二项“股权出资达到法定最低资本限额”,修改为“有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上述修改显示,行政机关不再设定实缴资本的检验程序,立法取消对设立普通公司的最低资本限额。但该项修改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出资设立公司。本人认为,有必要厘清几个概念:资本、注册资本、实缴资本与认缴资本。
  《公司法》上的资本是指股东对公司的出资,是公司设立的财产基础。出资是股东获取股东资格的前提,也是行使股权的依据。因出资时间要求不同,公司资本制度有法定资本制、授权资本制等。不出资,不能成为股东;无出资,公司没有独立财产。当然,在认缴资本制的语境下,这里的出资,是指认缴出资额,而不限于实缴出资额。修订后的《公司法》第二十三条第二项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有符合公司章程规定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即为此意。
  注册资本是股东在工商机关登记的出资数额。《公司法》第七条规定,公司营业执照应当载明公司注册资本。因此,虽然行政机关不再就公司设立时的实缴资本进行验资,并不代表公司可以没有注册资本,不等于股东可以不出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仍然是公司对外责任能力的承诺和公司的财产基础。
  实缴资本是指股东实际缴纳的出资额。与实缴资本相对,认缴资本则是股东同意以现金或实物等方式认购的股本总额,即股东对所应缴纳的全部股份的承诺和认可。认缴制当然可以分期缴纳,但分期缴纳不意味着不缴纳。
  我国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是否意味可以设立“零元”公司?答案是否定的。如前所言,资本不仅是公司设立的财产基础,也是取得股东资格、享有股东权利的前提。因此,从静态来看,未出资的股东,不能取得股东资格、享有股东权利。如果没有出资,也不具备设立公司的财产基础。从动态来看,在授权资本制下,股东可以允诺在一定时期内出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出资。我国《公司法》的修改,放弃了行政机关对实缴资本的审查,放宽了对股东出资的时间限制,并未规定可以不出资。《公司法》有关公司资本制度修改所带来的变化是,可以少出资(取消了最低出资限额)、迟出资(可以分期认缴),但并非可以不出资(未认可“零元”公司、零股份股东)。
  债权人保护——公司资本与责任财产
  此次《公司法》修改减少政府管制,并未否定现行《公司法》下的债权人保护制度。有两项《公司法》的财产责任制度并未改变:一是公司以全部资产对债权人承担有限责任;二是股东以其出资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
  就第一点而言,公司系以公司的全部资产对债权人承担有限责任,而不是以公司的注册资本对外承担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后,公司注册资本并不会以现金形式始终在公司账户上,而是通过交易行为,转化为不同的生产要素,投入到企业的生产经营当中。对正常从事经营活动的公司而言,公司存续期间的资产状况始终是动态的、变化的。因此,公司注册资本只能体现公司设立时的资信状况,而不能体现经营中公司的资信情况。这也被称为公司信用由资本信用到资产信用的转向。
  那么,如何确定公司资产的范围?《公司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应当认缴而未实际缴纳的出资,属于公司享有的债权,也应包括在公司的全部财产之内。
  就第二点而言,股东以其出资承担有限责任。在《公司法》修改后,易生争议的是,股东应以其实缴资本承担有限责任,还是以其认缴资本承担有限责任?此项责任是否仅限于破产责任?认缴期限未到,公司债权人能否主张股东提前代为清偿?回到法条来看,《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的表述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并未显示认缴期限未到,公司债权人能否要求股东提前清偿。
  《公司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是对股东承担责任的限额的规定,而不是对股权承担责任的时间的限定。《公司法》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股东应缴未缴的出资额,也属于公司的财产。股东对认缴期限的约定,属于其在章程中对公司及其他股东的约定,属于合同约定、公司的内部关系;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债权人承担责任,是法律规定、外部关系。股东与公司及其他股东之间有关认缴出资时间的约定,不能对抗公司外部的债权人。公司债权人可以公司营业执照载明的注册资本显示的责任能力来判断公司的资信情况,而无法通过审查公司与每个股东有关出资时限的约定,来判断公司的资信情况。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外承担责任,股东应认缴未实缴的出资,属于公司全部财产范围,应当构成公司的责任财产基础。在公司不能偿还外部到期债务的前提下,股东应当补足其出资责任。对此,是否有必要规定债权人必须提起公司破产申请?如果不提起破产申请,就不能要求股东补足?从结果上看,要求公司债权人提起公司破产申请和仅仅要求股东在认缴出资范围内补足,对股东的责任影响并无二致。差别在于,前者导致公司终结,后者不影响公司的经营和存续。因此,不要求公司债权人以提起公司破产申请为前提即可实现其债权救济,更有利于公司的存续和经营,并未给认缴股东带来任何不利影响。如果规定此种责任仅限于破产责任,则等于逼迫债权人提起破产申请,未使债权人、公司及股东任何一方受益。
  另有疑问的是,在认缴期限未至的前提下,要求股东承担认缴出资补足的责任,是否会造成对认缴股东的不公和过重负担?其实不会。理由是:第一,认缴出资反映了股东的责任限额,一般情形下,必然成为确定股权份额的基础,即股东系按照认缴股份行使股权,由其承担提前补足出资的责任,体现了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第二,公司财产是公司经营活动的基础。股东对公司出资的宽限优惠,系在股东之间及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出资优惠,而非公司债权人给予股东的宽限。第三,此责任并未导致其承担的破产责任提前。因为,如果公司现有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启动破产程序通常是债权人的自然选择。此时,股东责任与破产责任无异,并未实际加重股东负担。在法律适用上,在立法未就此项责任作出明确规定的前提下,如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公司债务,股东亦不承担出资补足的责任,似可适用《公司法》第二十条有关股东权利和公司法人独立地位不得滥用之规定,要求股东承担责任。
  从域外实践来看,美国的公司资本制度也经过了类似的历程。上世纪中后期,美国的大部分州都对最低资本作出了规定,通常以1000美元为最低限额,但现在各州基本上都取消了对最低资本的限制。
  在公司债权人的保护上,可以资本不足为由,适用揭开公司面纱制度。虽然公司的资本不用充足到能够确保偿付所有可以想象的债务,但公司应当具有与其经营的性质和风险相适应的合理数额的资本。就检验资本充足度而言,一种是检验公司设立时的资本充足度,但可能出现的问题是,公司设立时是充足的,但后来遭受了不可避免的经济损失而资本不足。此时,不应当被视为资本不足。而法院通常只是评估交易时的资本充足度。其中暗含的假设是,公司始终有保持与其经营性质相适应的资本义务,否则可能会导致个人责任。

作者:浩晨财务